日志样式

时论广场》防疫战该交棒地方政府了(蔡正义) - 时论广场 - 言论

指挥中心在全国防疫会议中宣布“疫情热区不对外公布”及提出“标准一致、说法一致、脚步一致”的三个一致。这是明显箝制地方自治职权的作为,对防疫只会有害处,没有好处。只能将其归类为企图“打假”同一流的政策宣示。

扑灭社区感染爆发的金标准战略为“清零筛查”,战术作为是当发现一例确诊案例时,就应“广匡列”周边的所有接触者,并立即限制移动,进行全面筛查与防护,包括可能的预防性用药、疫苗接种、或行动管制。唯有如此才能确保任一确诊病例都不会扩散出去。所以战略上的清零是以“小热区”的概念,不放过任何确诊病例,一律清零处理。优点在于快速反应,彻底歼灭。最近的经典就是台大医院,因为一发现院内确诊,院长即决定全院匡列,48小时内筛查完毕,完全符合快速打击的精神。

但是指挥中心的战略思维却不是如此,是把公布热区放在如何打假。指挥中心认为热区一定要指挥中心公布,而且要累积到一定感染数才称得上是热区。公布“大热区”的作用是基于“危邦不入”的传统旅游警示区的概念,及积极防疫上问诊所需的TOCC。基于“危邦不入”的概念,热区由中央统筹研议资料后非常合理,免得地方基于保护自己不愿意公布热区。

但热区由中央公布,也是这波数家大型医院院内感染爆发的元凶。这些倒楣的医院都是因为根本不晓得哪里是热区,没有TOCC可资诊断新冠,造成病患延误诊断,产生院内感染。万华区附近的台大医院、和平医院想都没想到自己就在热区,即使是附近来看病的民众都要提防是否为新冠。热区必须由中央统筹,最大问题是信息发布延迟,需要信息的医院与民众没法实时知道危邦何在?

热区公布应该要依用途区隔,中央基于让老百姓“危邦不入”的概念,不要求急,要求面面俱到且不是假信息,应该改称“旅行警示区”比较合适。“热区”这个名词强调快速反应,强调小范围精准公布,为了实际防疫及医师看诊时使用,应留给地方自行公布。只要出现一个病例就画出热区,这样防疫的动作才会快,也才能真正符合“清零筛查”的战略思想。

防疫战不同于检疫战。检疫是防守战略,边境归中央管辖,应该中央集权。病例进入社区,就进入防疫战,属于攻击战略。主动找到病毒,限制活动,主动保护热区民众,都是地方政府的职权。《传染病防治法》第37条中仅罗列目前“社区警戒”的项目必须由中央统筹一致,其他举凡方舱医院或筛检站的设立、试剂与疫苗的购买、地方热区的宣布以协助医师看诊及民众避祸都没有规范要由中央统筹。

防疫战也是地方战,《传染病防治法》第37条中没有正面表列的项目就是留给地方政府依实际状况去发挥的。依中央指示防疫已落到如此田地,是该地方政府依法行政,力挽狂澜的时候到了。

(作者为医师、退休基层公卫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