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样式

乐鱼app登陆app:【台大轻生事件】除了严肃看待悲剧,我们还可以这么做

在五天内发生三桩台大年轻学子的悲剧,他们选择“极端手段”离世,必定有复杂成因。除了严肃地看待悲剧事件之外,我们至少能做的有两点,包括避免“模仿效应”,以及避免刺激语言的发言。

最近台湾大学校园并不宁静,尤其作为最高学府的台湾大学,惊传在11月中旬,五天内发生三桩年轻学子轻生命案,引起校方与国人极度关注。

尽管台大校长管中闵紧急于13日下午2时,发出公开信给全校师生,信中言及失去两位同学的悲痛沈重心情外,也提到:“我们一定要积极面对,防止未来再发生类似事情,对于大家共同关心的许多重要问题,包括预防性硬件改善及师生同仁的身心健康协助,虽然学校一直努力在做,但这些努力显然还不够。”(延伸阅读:)

然而,出乎意料且让人痛心的是,没想到当天又惊传一名22岁的陈姓男学生,从社科院七楼顶坠落,造成意识不清、全身肢体多处骨折的悲剧,目前正在台大医院治疗,警方也正在全力厘清男学生坠楼原因。

任谁都不希望发生这样的悲剧,特别是出现在许多学子正在努力求学的单纯校园内,但除了消极性地“不言谈”、抑或“不要消费”,抑或秉持客观不渲染的报导事件角度外,作为非台大生,但同是这个社会一份子的我们,得注意到什么?或者,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呢?

根据多年研究南朝鲜轻生议题的经验,来看台大年轻学子轻生悲剧,我认为每个人可以做的主要有两点,即是避免“模仿效应”与“刺激语言的发言”。

所谓的“模仿效应”,也被称为“维特效应”(베르테르 효과, Werther effect),早在韩国或世界各国研究机关多已被验证。

韩国轻生率远远高于台湾,高压的竞争与压抑的社会文化,常让韩国人喘不过气来。南朝鲜统计厅9月22日公开一项调查报告指出,去年平均每天有38名韩国人选择以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自杀死亡率连续两年高居OECD国家(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之首。

图/高压竞争与压抑的社会文化,让南朝鲜轻生率高居不下。达志影像

模仿效应:知名偶像轻生后,粉丝选择“一起走”

其中,当社会知名人士或广受欢迎的演艺人员轻生后,短时间之内,社会的轻生率会出现飙高现象,也就是“模仿效应”。究其主因,很多都是热爱这些名人或演艺人员的fans(粉丝),当下一时想不开,选择“一起走”、模仿自杀的社会现象。

而在韩国校园内,并不是没有发生如同此次台大学子事件,韩国最知名理工大学“KAIST”(韩国科学技术院)于2006年,也传出九名学生轻生;韩国最高学府首尔大学也曾传出不少惊动社会的学生轻生案,包括2007年四名、2009年五名,以及2011年五名学生轻生等,同被名列高指数的“轻生”大学。

然而,我们也不是要“比烂”,而是看到台湾大学年轻学子事件,想到韩国年轻人间流行语,即是“妈妈朋友的儿子”(엄마친구의 아들, 简写为엄친아)这句话。这句话是戏谑韩国妈妈什么都要拿朋友儿子和自己儿子比较的心态。

能够考上台大等顶尖大学的年轻学子,想必也是经过激烈的竞争,而他们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解脱自己,必有复杂成因,绝对不是仅仅一两句“他们没有抗压性”“想不开”或“太傻”就可以断定的。

而选择“极端手段”离世的年轻学子现象,似乎不分国际,在各国之间发酵,特别是进入“明星学校”的学子,任谁都难以想像,他们想要挤进这些学校,所要付出的心力和时间,或是承担(家人)多大的压力,而轻生者的“崩溃”,往往都可能只是在一刹那间。

因此,虽然台大事件后续仍有待观察,但我们真的期望,这只是“个案”,应避免模仿效应的发生。

从自身做起,避免在网络上发表刺激语言  

除此之外,避免“刺激语言的发言”,也是我们自身可以做起的事。看似简单、人人都知的道理,但这点应该很多人都心有戚戚焉。

现今网络发达,每个人当然都有发言的权利,但在这样的权利之下,有没有想过我们最基本于网络上,要保持怎么样的“礼仪”,抑或负担什么“责任”呢?还是出事时,才来狡辩似地以“言论自由”,来替自己的黑文、补刀文脱责呢?

图/Unsplash by Glenn Carstens-Peters

尤其是当社会发生悲剧事件之后,每个人应该、且也特别得注意的是,避免刺激语言的发言。

这样的提倡,看似老生常谈,但却是我们可以从自身做起的大事,且也并非仅只限于此次台大年轻学子轻生事件上。诸如大家已经“过于熟悉”的网络黑文,抑或轻蔑的“我仅是开玩笑”网络发言,更应该避免替一桩又一桩的悲剧事件“补刀”。

若以此次校园轻生为例,任谁都不希望看到新闻留言版,冷血地留言“念到XX大学,还会轻生,笑死!”,抑或“XX大学,不意外”等,这除了避免为“模仿效应”进一步推波助澜、刺激他人之外,更是有助于我们严肃地看待悲剧事件的成因,而不仅仅以一种“认真就输了”等轻蔑态度“对待”。

(内容仅反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社立场。)